今天是2019年6月30日 星期日,歡迎光臨本站 寧國市沙埠糧油加工廠 網址: www.kixcff.live

行業資訊

面對農產品價格下跌,中國會改變其政策嗎?

文字:[大][中][小] 2016/9/17    瀏覽次數:1847    
當面對競爭的市場時,中國往往有一套自己的做法,尤其是對于大宗商品市場,因為中國往往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買家。而農產品則更是如此,因為中國政府 需要在13億人口吃飽飯的同時維持價格上的穩定和效率。但現在中國政府通過糧食補貼、鼓勵國內糧食生產的主要糧食安全政策正在面臨日益嚴峻的挑戰:原因是 國際農產品價格跌至多年新低,使得大量昂貴的食品堆積如山。
  貯存食物
  政府目前不得不面對這一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如意外的市場扭曲。這促使中國加速市場自由化,至少對部分核心作物是這樣。這進展將對國際價格構成重大影響,并將為全世界最大食品市場的外國出口商帶來新的商機,值得密切關注。
  過去十年,中國通過向農民提供最低保證價格,在刺激國內作物產量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此舉旨在滿足糧食安全,從而保證95%的小麥、大米和玉米都由國內生產。
  但由于國際農產品價格大跌至中國國內價格以下,政府不得不積累了規模空前、價格更加昂貴的貯存,包括谷物、棉花和食用油等等。2015年3月,貯存分級作物預算提高三分之一到247億美元。部分報告指出玉米、小麥和大米的儲存量超過了中國年消耗量的50%。
  在這一背景下,倉儲過量、生產過剩、走私泛濫以及土地退化等問題使當前政策承受不小的壓力。玉米的問題尤其嚴重,因為價格虛高已經滲透到下游的食品生產。
  根據BMIResearch的數據,中國政府的玉米收儲價格已經增加至每噸平均2,250元人民幣,而目前的稅后進口價格僅為每噸1,600元人民 幣。由于玉米用作動物飼料,牲畜生產商別無選擇,只能購買更加昂貴的國產玉米來飼養畜群,導致肉價上漲,中國消費者不得不為食品支付更高的價格。
  由于出現廣泛的價格扭曲,預期玉米將成為農產品改革的焦點。有望引進更偏向市場驅動的機制,令玉米的生產和定價政策將實現部分自由化。
  那么可能出現什么樣的情況?或許將會和二十年前美國經歷的谷物市場轉型如出一轍。當時美國政府從直接購買商品轉為支付市場價格和保證價格之間的差價。由于政府不再直接購買,令此舉更可接近市場機制。
  進入全球供應鏈
  分析師認為,秋季玉米收割已完成,政策調整很可能會發生,屆時將會重補貼而較少直接購買,定價更為接近進口價格。
  因為直接干預更少,這一轉變會是改革路上的重要一步,而生產者亦可以在公開市場進行交易,不是直接賣給政府。此外,這也意味著在商品到達終端用戶手時,不再需要“二次轉運”,避免了倉儲的需要,因為通常倉儲成本相對高昂且效率較低。
  但最重要的是,這意味著每個季節的產量都將進入了全球供應鏈,由真正的使用者存儲、運輸和使用,而不是在無所適從的倉庫堆積,最后成為納稅人和國家的負擔,避免由于時間和要素的影響變得無法使用的風險。
  庫存及進口配額
  再者,囤積存貨政策不僅對國內,而且對國際市場同樣存在影響。棉花和牛奶便是兩個最好的例子。當2013年中國停止購買棉花儲備時,已經積累了全球60%的庫存,價格此后猛跌,因為全球市場開始意識到,中國不打算再繼續積累庫存。
  牛奶的情況大同小異。很多國家一度大幅擴產以滿足中國的需求,但自從中國停止儲存并增加國內產量后,導致奶制品供過于求,價格大跌。新西蘭和英國的奶農也受到波及,有報道指由于價格下跌,中國農民開始傾倒牛奶。
  進一步而言,這兩個例子中,諷刺的是,政府的干預導致了可能最差的財政結果,就是價格高企時堆積庫存。但對于中國而言,有利的財務結果未必是最重要的 結果。中國政府的另一大政策工具是利用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管理的進口配額。根據北京的世界貿易組織承諾,中國年度小麥進口配額為960萬噸,玉米 720萬噸,大米530萬噸以及棉花894,000噸。據稱在最近的談判中,中國政府面臨增加配額和提升限制的壓力。根據美國小麥協會和全國小麥種植者協 會的研究,中國目前對國內生產小麥的價值支持達到47%,遠超世界貿易組織協定的8.5%。
  中國不是全球第一個也不是最后一個實施進口配額的國家,很多發達國家也這么做來保護國內市場。利用進口配額有助于將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隔開,從而使得 在岸市場不受離岸市場供需的影響。盡管這似乎是管理國內產量、價格和消費的工具,卻存在重大弊端,其中一大弊端是缺乏競爭壓力及影響了生產積極性。而透過 螺旋效應,這將導致低效生產、更高的價格、和進一步的進口保護,最終將導致更低的生產效率。
  食品安全政策=社會政策
  所有這些政策工具背后都有著實現自給自足的崇高目標。但如我們所見,每一個政策都有自己的問題。不熟悉中國的外國分析師可能一笑置之,說這些政策已經十分落后,甚至可能沒有必要。他們認為應當由市場來主導。
  但對中國來說,無論使用哪種政策工具組合,都需要考慮到糧食安全政策同樣包含社會政策元素,即需要確保農民擁有足夠的收入和就業。農業占GDP的11%左右,就業人數超過40%,這意味著農業仍然是經濟的重要支柱。
  我們相信,中國將堅定地致力于推動農業結構化改革。然而,任何變化都是漸進的,每一步都會基于前一步來進行,最終創建漸進、高效和富有彈性的框架。我 們只能希望中國不會因為痛苦的結構性改革而退縮、拒絕治療。就這種情況而言,改革就像傳統中藥一樣,雖然很苦而且時間漫長,但最終會完全康復。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向上]

網站首頁

公司介紹

產品中心

客戶案例

資訊動態

招商加盟

在線詢單

聯系我們

在線客服

在線咨詢

財富熱線:
0563-4460059

請掃描二維碼
打開手機站

意甲宝贝